近年来,忻州市银行业金融机构围绕全市经济发展战略,优化金融服务、加大信贷投放,为全市转型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持。但与此同时,受经济社会发展多重因素影响,金融机构存贷比低,长年排序在全省11个地市后列,对地方经济发展起到了一定制约作用

一、忻州市存贷比情况

银行业存贷比指标,是银行贷款总额与存款总额之比,此指标是银行经营管理的核心指标,尽管201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修正案(草案)》删除了贷款余额与存款余额比例不得超过75%的规定,自2015年10月1日起,存贷比由法定监管指标转为流动性监测指标,但仍是地方党委、政府衡量地方经济与银行契合度的主要指标,银行业存贷比高低,一方面反映银行业信贷资金资源利用效率,另一方面也能体现银行业支持地方经济发展状况。

(一)银行余额存贷比偏低。2019年末,辖内银行业各项存款余额2357.95亿元,各项贷款余额1049.80亿元,余额存贷比为44.52%,同比上升1.33个百分点,低于全省平均水平73.26%)28.74个百分点。

(二)辖内增量存贷比虽增长较快,但仍然较低。2019年末,辖内银行业当年新增存款220亿元,增速全省排名第4,增幅为10.29%,高于全省增速(8.57%)1.72个百分点,排名第4;新增贷款126.37亿元,增幅为13.69%,高于全省贷款增速(10.85%)2.84个百分点,排名全省第3;增量存贷比为57.46%,虽较去年同期上升4.2个百分点,但仍低于全省平均水平90.87%)33.41个百分点,位居全省第8

(三)辖内银行存贷比呈现U”型缓慢增长趋势。我市银行业余额存贷比从1999年的71%逐年下降,到2008年为34%,然后从2009—2012年4年保持在36%的水平,从2013年接近40%,2014年开始逐年增长到2019年的44.6%,呈现小幅慢步增长态势。

(四)存差逐年扩大。全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1999年末的152.67亿元增加到2019年末的2354.42亿元,21年增加了2201.75亿元,年均增速为13.9%;全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1999年末的108.86亿元增加到2019年年末的1049.77亿元,21年增加了940.91亿元,年均增速11.4%,虽然都是两位数增长,但是存差逐年扩大,存差从1999年末的43.81亿元扩大到2008年末的445.57亿元,到去年末高达1304.65亿元,存贷款的结构性矛盾一直没有得以解决,制衡辖内银行业存贷比上升。

二、原因分析

银行存贷比的高低,表象上取决于存款与贷款的变化,实质上由地方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决定的。

(一)投资不足和低消费,助推储蓄呈现高增长态势。我国各地GDP和融资规模的比值一般自1:3之间,越落后的地方比例越低,一线城市的系数一般在2.5,二线城市在2左右,三线城市在1左右。从忻州市的贷款规模与GDP的比值系数来看:从1999年的1.18一路降到2008的0.68,然后逐年递增到2016年的1.08,去年这个比值为0.93,说明我市在建项目、扩大再生产的项目不多,投资不足。各项存款增速高于同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2019年的储蓄存款是2008年3.4倍,是1999年的 15.4 倍,储蓄的高增长一方面反映了城乡居民财富的增长,另一方面说明投资的动力和有效需求不足。特别是2018年资管新规出台,金融机构打破刚性兑付,不再承诺保本保收益,居民投资风险自担,导致居民储蓄出现大幅增加,2019年的各项存款较2018年同期多增近50亿元。

(二)银行改革和农信社改制,释放存货比空间。1999年后,银行业实行大的改革,国有四大商业银行实行了股份制改革,农村信用社实行了法人体制改革,改革中国家为减轻银行业历史包袱,对国有商业银行业历史形成不良贷款共约21.1亿元进行了剥离和核销,农村信用社通过票据置换不良贷款共约5.5亿元,改制农商银行共计出表处置不良贷款49.23亿元。

(三)金融与经济两个资源不匹配造成存贷比偏低。当前银行难贷款和企业贷款难交织并存。具体分析,理由有四点:一是商业银行股改上市,信贷权限上收,基层金融机构的贷款自主权被削弱;二是信贷资金在“趋利性”因素影响下,在全国范围内自由流动,重点支持了资金回报率较高的发达地区项目,使经济落后地区的一些项目很难得到资金支持,客观上造成对我资金的“抽血”作用;三是去产能影响,我煤炭、焦炭、钢铁、铝业、水泥、房地产等行业信贷规模受限。四是中小企业发展相对落后我市是区域性整体贫困的地区,虽然近年来经济发展呈现出了园区化、集聚化的竞进态势,多数企业的财务状况和信用记录未能达到银行授信条件,导致企业贷款有效需求不足

(四)国有大型商业银行信贷不足是造成存贷比偏低的原因之一忻州市大型企业集团较少,是全省地级市中唯一没有省企总部的市,大型银行贷款投向吻合程度较低。2019年末,大型商业银行(工、农、中、建、交、邮储)各项存款余额为1478.03亿元,占全部存款余额的63.17%,而各项贷款余额只有416.05亿元,占全部款余额的39.31%,存贷比为28.15%。大型银行的信贷投放目标主要以大客户、大项目为主,忻州市符合大型银行贷款条件的企业很少,使得贷款投放不足。与存贷比较高的晋城市相比,晋城有兰花集团、晋煤集团都是全国500强企业

三、工作建议

只有政银企三方相向而行,精准施策,才能夯实我市经济基础,蹚出一条逐步提高我市银行存贷比的新路。

(一)政府部门:坚持项目为王、创优环境,筑牢提高存贷比的基础

一个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短期靠项目,中期靠政策,长期靠环境。今天的项目就是明日的投资,今日的投资结构就是明日的产业结构。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就是通过抓转型项目建设,实施一批新项目、大项目、好项目,更大程度地拉动域经济发展。当前我市要围绕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水平,重点打造八大标志性引领性产业集群和农产品精深加工六大产业集群,同时要继续做大做强文旅产业,这是我市储蓄变资本、存款变资产的增长极,是提高存贷比的根本所在。

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坚持围绕产业链设计政策链。诸如、企业贷款时的融资担保机制,要逐步充实担保基金,争取国家融担基金股权投资,提高担保机构担保能力。企业争取信贷支持时的中介服务机制,鼓励有资质的中介公司开展与贷款相关的资产评估、抵押、担保、登记、公正等服务,特别是提高土地流转、林权抵押、个体经营商户的相关中介服务。建立基于大数据的服务企业、银行的征信公司,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发放小微企业“三农贷款风险补偿机制用好企业资金链应急周转保证金。建立失信行为联合惩戒机制,综合运用法律、经济、舆论等手段,对失信企业和个人进行依法制裁和打击,营造诚实守信的社会氛围。

(二)银行业金融机构:增量扩面、提质降本是提高存贷比的抓手

金融与地方经济、实体经济唇齿相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用好和创新金融工具,服务好实体经济和区域发展,也是促进金融业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举措。金融机构要牢固树立支持全市高质量转型发展理念,围绕我市336”战略布局,将金融支持重心切实转到以工业为主体的实体经济、以脱贫攻坚、乡村治理和农产品精深加工为基础的农村经济、以创新文旅产业为特色的三产经济上来

增量扩面、提质降本为抓手,做好金融工作。“增量”是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以下(含)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确保实现“两增”,即贷款较年初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增速、有贷款余额的户数不低于年初水平。“扩面”是指增加获得银行贷款的小微企业户数,着力提高当年新发放小微企业贷款户中“首贷户”的占比。“提质”是指提升小微企业信贷服务便利度和满意度,努力提高信用贷款和续贷业务占比。“降本”是指进一步推动降低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的综合融资成本。鼓励金融机构开展金融产品创新,通过金融机构创新更多的金融产品来满足多元化的信贷需求。按照《民法典》的要求,进一步拓宽抵(质)押物范围,解决小微企业有效抵押不足难题。

(三)企业:走市场化、法制化之路是提高存贷比的关键

业要想提高融资能力,首先要成为合格的市场主体。一是规范企业各类手续,诸如立项手续、用地规划、工程规划、施工许可证以及环评等手续。办理抵押登记时要有符合要求的土地、房产所有权证等。二是规范财务管理,解决银企信息不对称问题,特别是公司账与企业负责人个人的账要分开管理。三是规范法人治理结构,就是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理念,推进中小企业股份制改造。引导企业用市场化、法制化思维去与银行打交道,做好基础“六看”一看投向,是否符合“两政策一目录”,即产业政策、环保政策、鼓励类产业目录;二看结构,主要是“两结构一成本”,即企业的投资结构、负债结构、财务成本;三看贡献,主要是“两费一税”的缴纳,即:社保费的缴纳、水电气费的缴纳、纳税情况;四看规模,主要是“两单一量”,即:原材料入库单、产品出库单、现金流量;五看效益,主要是“两账一款”,即:投入产出账、主营业务的投入产出账、应收账款占比;六看科技含量,主要是“两能一率”,即:设计产能、释放产能、人均劳动生产率。四是是引导企业理解和处理好“贷款难”和“款难贷”的辩证关系。“贷款难”实际上是信用等级差、抵押物不足的企业贷款难;“款难贷”是因为银行内部刚性约束,也反映出实体经济发展不充分。企业要练好内功,加强经营管理,积极创造符合银行申贷的条件,实现融资是企业发展策略上,引导企业做到“四先四后”:引导企业先做强后做大,先做主业后做拓展;先降成本后求效益,先稳住阵脚后求规模;做到不盲目投资,不盲目扩张,不盲目混业,实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